2nomi

仓亮、RS//模特、磁//岛凉

Flag

学习使人疯狂
放假要是很闲就考虑着写一个横相…………!




还想写写校园设定的RS或者torn但是完全不知道怎么不羞耻的开始…………!

地铁(y2)

在地铁上看到的真实事件
觉得很萌就开了个脑洞
-------------------------------------------
二宫和也觉得今天糟透了。
本来和法国人约好了对战,结果一看今天的schedule才发现要值夜班。
而此刻,店长正笑脸盈盈的站在自己旁边,让他连一丝早退的心都不敢有。
12点整,二宫和也走出了那家8-12便利店,摸摸脸感觉老了十岁。
唔啊,要是赶不上这班地铁,说不定连末班车都要错过啊…
于是二宫和也慌慌忙忙冲进了地铁坐在了一个穿的很体面的男子旁边。
深夜线并不像二宫想象的那样稀稀疏疏。虽然没有站着的人,但扫眼一看也没有空位。
地铁加速的嗡嗡声让二宫觉得有些恍惚……
话说旁边这人,好暖和啊…
不仅暖和,而且身上还有一种奇妙的香气。二宫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老家附近的神社,和妈妈一起把新年愿望挂在树上…
真好啊…
二宫两眼一闭便昏睡过去。
-------------------------------------------
樱井翔觉得今天糟透了。
擅自加了班,才发现自己的车根本没开来。
啊,今天早上是友人送来的…
宿醉真是害人。
算了。叫个taxi吧…这么想着的樱井翔,看见了公司下面的地铁站。
说起来,就在家旁边也有地铁站呢。
试试吗?
把外套穿上,还整理了整理,从“8-12总经理办公室出来,锁上门。
樱井翔要第一次坐公司门口的地铁了。
刚开始还好好的吧,很lucky的坐到了最右边的位置上,避免了不需要的body touch。
可是,然而,有一个学生样的男孩子径直走来坐在了自己旁边。
与其是坐不如是挤。
樱井已经觉得有些难受了,却忽然感到肩膀一沉,那男孩子竟然靠着自己睡着了。
头发毛毛的刮着自己的脸,呼吸若有若无的打在脖子上,那人好像睡的很安稳似的,手指还勾着自己的袖口。
关键时刻溜肩也发挥不出作用了——樱井忽然有点后悔穿了有垫肩的外套了。
可恶,真想换个座位啊。
可是左望右看也没有其他的空座位了,也没有人站着,就这么突兀的起来…啊,有点尴尬啊。
难道有人躺在自己肩上就不尴尬了吗?!
好吧,其实并没有人在看。
如果忽然就这么站起来,那小子估计会撞到头吧。
于是樱井勉勉强强的保持了大概十分钟。
肩上的人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他的头就像黏在了樱井的似的,不管刹多少次车都岿然不动。
地铁接近终点站,座位也变的稀稀疏疏。樱井试图轻轻的离开那个少年奔向宽广的座位,他侧了个身,想让那孩子慢慢滑落到座位上。
谁知,到站时的那一停让少年的头向上抬了一下,鼻子刮过了樱井的耳廓。
天哪,从侧面看起来完全是chu了一样。
然而那个少年还是没醒,反而以一种更黏着的方式靠在樱井的肩上…怎么…怎么会这样…
樱井转头正好撞见了那少年的睡脸。
看起来很安心的样子,眼睛轻轻的闭上,嘴巴还有点撅。皮肤好白,好像小孩子的皮肤,没什么血色,是熬夜熬多了吗?看着软软的,捏起来一定很舒服…
糟糕…有点萌。
不。不对。这只是出于一个大人对高考生的关心罢了。
樱井赶紧瞪大了双眼想要打消那些杂念。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孩子的手指不再勾住樱井的袖口而是软软的搭在樱井的手背上。
樱井赶紧甩开了,可是没过多久又有点后悔。
好暖和,好软啊…
地铁缓缓驶入了终点站,还留在座位上的人们站了起来,大部分人都一脸疲惫,并没有关注樱井和在他肩上靠着睡觉的少年。
樱井就像神经哪里短路了一样,伸出手去戳了戳那个那孩子的脸。
真的,好软啊…
“那个…到了哦?”
“唔…”少年迷茫的睁开眼睛,浅色的瞳仁里倒映着樱井的脸。
然后他的眼睛忽然放的很大,他连忙抬起了靠在樱井肩上的头,把手放在了下巴上。
“啊、啊对不起…”
“不、没什么…”
樱井回答道。其实也没那么坏啦。
樱井站起来,向门口走去。那个少年跟在他的身后,好像很窘迫的样子。
“请问…”他忽然开口道,“这里是…终点站吗?”
“是的…”樱井回答。那个孩子浅色的眼睛瞬间变暗了许多。
“坐过站了吗?”
“嗯…对。错过末班车了…我走回去吧。”
那孩子越过了樱井向前走去。
本着对未成年高考生的关心,樱井叫住了他。
“那个…我送你回家吧?”
“真…真的吗?谢谢!”
-------------------------------------------
“你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
“嗯…我叫樱井翔…那个…二宫君哪”
“什么事?”
“小孩子不要老坐深夜班车啊。不安全…”
“樱井桑…那个、我已经大学毕业了…现在在8-12便利店打工…”
“8-12??”
“是的…”
“好巧”
“什么事,樱井桑?”
“没、没什么”
今天、没那么糟糕嘛…
-end-












左撇子和右撇子(y2)

啊,第一次发文,超级紧张。还有,写得很烂
其实是生贺但是,已经晚了😳更像是写给我自己的生贺。
nino十七岁生日快乐!!!
注:其实nino是左右开弓,但是为了萌就暂时设定成左撇子吧
----------------------------------------------------------------------------------------------------
(表)
大家好。
是我。
樱井翔。
最新的交给岚吧,二宫和也的野望,大家看了吗。
左利手在生活中真是有各种各样的不便利呢。
实际上。
昨天在我们给nino过生日的时候也发生了相似的事情。

在乐屋想给nino一个surprise的member们。
相叶:
【kazu今天坐在沙发上的时候看见了吧,没充气的balloon。】
樱井:
【但是什么也没说呢,nino该不会早就发现了吧。】
松本:
【嘘—nino来了】
nino看起来超级疲惫地进了屋。
因为被staff桑拖着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然后灯忽然就被松本打开了。
利达拉了响炮。
我给nino带上了生日帽子。
(nino完全愣了所以偷袭成功!其实没有发现吗?)
然后相叶和松本把蛋糕推了出来。
arashi的大家一起唱happy birthday。
nino看起来稍微有点精神了,说着【谢谢!】然后吹了生日蜡烛。
至今为止都很顺利!
但是。
nino的生日蛋糕是那种千层饼一样的硬质cake。
需要用不锈钢的刀切。
我笑着说【用利达做的刀切吧】
然后被利达反驳了呢。
【只能拿来切鱼哦!】
(好的!鱼的话题就到此结束吧!)
大家都看着nino切。
一下…
阿勒?并不是很顺利。
两下…
蛋糕被翘了一下。
三下…
并没有切穿。
最后发现刀锋只开了一面。
完全是设计给右利手的刀啊。
于是呢。
nino勉强用右手切了一下。
然后松本给大家分的蛋糕!
啊~大家都要照顾生活中的左撇子哦!
虽然有点下雨但是还是非常开心的一天呢!


(然后,惯例的。)
arashi的单曲《青空の下、キミのとなり》大家一定要听哦。
那么。
下次见。

樱井翔
2015年6月18日

----------------------------------------------------------------------------------------------------
大家给我庆祝了生日❗️❗️
非常开心❗️
成为arashi真是太好了❗️
…虽然这么说,但是中间发生了一点小插曲呢…。
竟然没切动蛋糕…
因为刀是设计给右撇子的😂
但是呢…。
成为左撇子真是太好了❗️
要问为什么这样说的话
因为左手里心脏更近嘛💛
我可是在用心做事哦…。💕
啊啊…
稍微有点得意忘形了呢。
没办法啦因为是生日嘛😜
因为下雨了,sho酱还送我回去呢❗️
超亚撒西,还专门说,“这次我没送你凉拖了哦”
果然还是很挂念这件事啊…😌
大家也要幸福哦❗️❗️
打起精神来❗️❗️
笑着去工作哦😊

二宫


----------------------------------------------------------------------------------------------------
(里)(6月17日)
左手离心更近哦。
所以我是在用心做事嘛。
nino一直这么说呢。
实际上是在跑火车吧。
但是。
一直贯彻着自己的理念,完全不怕和别人不一样呢。
我倒是不讨厌哦。
喝汤的时候稍微碰着的手肘,模仿的时候两个人就像对称人一样,还有nino切蛋糕的时候稍微有点困扰的样子。
这些我都很享受哦。
“我送你回去吧”
他也顺势站在我的左侧。
我们共撑着一把伞。
原本是理想中的事情。
“这次我不送凉拖了哦!”
“…什么礼物都行啦”
…完全没有引起话题。
还有。
用左手撑伞的话就碰不到他的手了。
稍微有点困扰呢。
于是。
“啊啊,我果然还是右撇子啊”这样自顾自地把伞换到右手上。
“nino别被淋湿了。”这样自顾自地拉住了他的右手。
nino却一直沉默不语呢。
我是不是太自说自话了?
nino的手很暖和,软软的。
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捏他的手呢。
还有点汗。
在紧张吗?
他真实的心情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nino还是什么也没说。
我们就这么默默的走着。
“左手离心更近哦!”脑袋里忽然冒出了这句话。
我心虚的看着nino的左手。
他感受到我的视线了么。
真是的…
为什么离得这么近却没法确认对方的心情
啊啊
我到底在想什么。
只是把nino送回家而已。
不想被发现所以绕着路走了。
只是这样而已。

已经看到那栋楼了呢。
“左手离心更近一些哦。”
到底是谁在说话啊。
我眯着眼睛,左手缓缓的环过nino的腰迹,触碰到了他的左手。
nino似乎愣了一下,但是也没制止。
越来越近了。大概还有五分钟就到了吧。
现在说吗?
“…左手,碰到了呢”
“…嗯”nino简单的回答道。
“有没有…离nino的心更近一些呢?”
nino彻底停止了脚步。他低着头,却什么也没说。
我尴尬的别开了视线。
天哪,我都在说些什么啊。
良久,他这样回答道,
“根本就不是手的问题吧…”
我这才偷偷地去看他。
虽然脸完全被头发遮挡住了
但是耳朵却红的像蛋糕上的草莓一样。
…幸福的都要碎了。
----------------------------------------------------------------------------------------------------
“滴滴滴滴滴”
什么啊。
原来是梦。
我就说啊,那种事情怎么可能…
刚想要用右手关掉闹钟。
一个身影却覆了上来
用他的左手拍掉了闹钟。
“sho酱,闹钟好吵。”
“是的呢。”

左手有没有离心更近一些呢?
----------------------------------------------------------------------------------------------------